当前位置: 首页 > MBA新闻 > 教授观点 >

Insead院长米霍夫:好的商学院不怕MOOC冲击

MOOC是大型在线开放教育(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)的缩写,又称慕课,是教育行业近几年兴起的热门词,也因其免费、公开的特点,引发对传统教育可能带来影响的讨论。目前,MOOC探索者中不乏国内外知名高校。
 

早在2012年,哈佛就推出首批MOOCs,此后探索改进方案,如减少MOOC授课带来的隔离感 ;2013年,沃顿商学院成为首家发布MBA核心课程MOOCs的商学院;同年,清华、北大、复旦等国内名校先后加盟国际MOOC平台。


对于高端教育市场,如商学院,究竟MOOC会带来何种影响?外国商学院在中国市场未来发展如何?记者专访了欧洲工商管理学院(Insead)的院长米霍夫(Ilian Mihov)。


这位曾拒任保加利亚副总理的经济学家认为,MOOC像书,一方面不会代替大学、商学院,另一方面会起到大浪淘沙般作用,冲击低端教育的同时,给好的商学院如Insead创造机会。


MOOC就像一本书


记者:如何看待MOOC对EMBA、MBA市场的影响?


米霍夫:当然会有影响,不过,我觉得是一个大大的机会,非威胁。


MOOC也是学生被动接受知识的一种形式,跟BOOK(书)很像,有其价值,因为有些人看书学到更多,有些人通过MOOC学得更好,但真正的学习过程不会产生于这种教学方式下,而是在教室里,在讨论中。


虽然我们有很多书,可你还得去上大学,获得学位,书籍没有减少MBA、大学的价值,这对MOOC来说一样。


MOOC不会代替EMBA、MBA课程学习过程,它可以强化学生在课堂的体验,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,Insead也在MOOC上投资很多,会有系列新的MOOCs。


记者:MOOC的问题是什么?


米霍夫:MOOC的一个问题是,学习者不会整个看完它,Insead也有自己的MOOC,我们的老师会在MOOC之后,给学生来个课堂测验,保证他们看完了MOOC,然后给学生很长时间的讨论。


当下的科技还不能让人们有和在课堂上课一样的体验:充分参与讨论和互动。


我曾经在网络上教课,中间也能问问题,这比普通MOOC更加互动,但体验是完全不同。


我敢向你保证,这种体验,对老师和学生而言都很糟糕,我看不到他们,猜他们可能在查邮件、吃东西,根本不知道他们在不在听课。


之后的提问环节,问完问题,45分钟下课,我就结束了,但在现实课堂里,会产生很多讨论。


记者:MOOC对商学院的影响到底何在?


米霍夫:在线教育,如MOOC,对有些学校的影响可能大于另一些,低端学校可能受的影响很大,对那些不能产生讨论的学校,那MOOC确实可以带来颠覆性的影响,但Insead、哈佛、斯坦佛不会这样。


且MOOC的影响也因科目而异,有些科目,如会计,大部分是知识传播,也许会有更多网上课程,但像领导力发展、沟通力这样的课,MOOC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
记者:高质量的师资是商学院不惧MOOC冲击的一个保证?


米霍夫:我们也得自我调整。有些教授,比如我们的教授,很自然进入教室就跟学生展开讨论。前提学生已经看完书,书里有所有的概念、理论,如果你有能带来有意义讨论的教授,让学生下课之后觉得真的从课上学到一些东西,这很好。MOOC可以给课堂带来不同体验,让学生看完再一起讨论,而不是听教授在课堂上讲理论。


EMBA项目主任:Insead在教授俄罗斯银行工作人员的项目中被选中,是因为只有我们有可以用俄语授课的教授。


记者:Insead自身如何应对MOOC的影响?


米霍夫:我们把原来一些课堂上的内容搬到MOOC里,在哈佛和麻省理工的商学院之前,我们已经开始教授同步的网络课程(simultaneous transmission),给500名来自俄罗斯最大银行的工作人员上课。


但我得再强调,MOOC就跟书一样,不能代替大学。尤其谈论MBA课程,其重要价值之一就是社交,MOOC给不了。


不想课堂上满是中国学生


记者:如何评价Insead这些年在中国的发展?


米霍夫:有些进步,我们跟清华的EMBA项目合作很成功,但还有很多要做,我觉得我们还没有获得应该有的地位。


进步而言,参加我们MBA项目的中国学生迅速增加,现在大概占到学生总人数的6%,而四年前,每年千余名的学生中,我们只有23名中国学生,占2.5%,距离我们期望还有距离。我们在中国还不够知名。


获得公司这块的市场,很难,因为你需要名声,但我们在中国不那么被认可,但一旦我们教课,一切进展就很顺利,我们贴近实战、贴近顾客。


记者:你曾说很满意Insead现在的学生规模,会在中国市场扩招?


米霍夫:Insead仍然努力保持学生的多样性,将保证在每个国家招收的学生数不超过总数的10%,中国而言,起码还有4%的增长空间。


一方面,我们想招高质量的中国学生,另一方面,我们不想一个教室里充满中国学生,因为学习不只是向老师学习,这是被动地知识传播,其实一部分还是向身边的同学学习,中东、巴西人的处事方式可能跟就中国人不同,这种多样性带来讨论、更好的理解。


记者:如何看待各大商学院在中国市场竞争?


米霍夫:中国的市场可能足够容纳所有世界知名商学院来华发展,我们有优势,新加坡就有校区,但一些欧美商学院也在新加坡开校区,竞争越来越激烈。


不过,Insead面前的竞争很艰难,因为很多美国商学院来自美国大学,人们爱屋及乌,因为斯坦福所以很认斯坦福商学院;伦敦商学院受认可,因为伦敦已经是一个品牌,人们可能不知道Insead意味着什么,我们得加强沟通,通过各种活动吸引学生,和更多的公司联系。


记者:有学者预言未来十年内,中国EMBA市场或饱和。


米霍夫:中国EMBA、MBA市场还远未饱和,且将快速增长。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速在,尽管一季度降低到7.4%,但跟国际水平比,这仍是一个很高的增速。


经济增长来源商业活动,而商业发展需要高质量的经理人,他们得懂金融、会计、战略、营销等,EMBA课程可以教会学生这些技能和知识,只要中国经济还在增长,就有对高质量经理人的需要。


Tag: